一手吉利,一手拜腾,世界第一代工厂富士康征战智能电动车

陈念航 2021-01-29 11:38:24

从特斯拉、拜腾、吉利、小鹏到苹果汽车,「世界第一代工厂」富士康至少用了10年时间布局汽车行业。

2014年,特斯拉刚刚入华。这年,郭台铭曾与马斯克见面,商讨关于富士康代工特斯拉的事宜。后来我们知道,这事当然没有成行。

2015 年 7 月,富士康躬身入局。

其与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腾讯以及在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和谐汽车共同注资成立和谐富腾,和谐富腾后来孵化出了 2 家车企:一家是拜腾,另一家是爱驰

到 2020 年,拜腾几乎烧完过去几年中融到的 84 亿资金,但首款车 M-Byte 还未量产。

2021 年 1 月,富士康向拜腾南京工厂派驻工程人员,并希望在 2022 年帮助拜腾实现量产。

同月,富士康官宣与吉利控股集团成立汽车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与出行产业打造「最强代工厂」。

几乎同时,富士康宣布任命蔚来前执行副总裁郑显聪为其自有的电动汽车平台首席执行官。

随着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大展拳脚,苹果造车的各路消息甚嚣尘上,全球大小巨头纷纷押注智能汽车赛道。

在当下这个无比躁动的历史时刻,富士康这个智能手机时代的「代工帝国」正大步向智能汽车迈进。

按照富士康内部的目标:其到 2025 年-2027 年,要在汽车零部件供应链管理上,取得全球电动车市场 10% 的市占率。

1、郭台铭曾有意代工「中国造特斯拉」

富士康早年通过一系列收购很早就进入了汽车供应链。

至少在 8 年前开始,富士康旗下的群创光电就成为特斯拉 Model S 上 17 英寸车用面板的供应商。

2005 年,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收购台湾安泰电业,后者是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主要从事电瓶线、影音传输线等汽车线束,以及倒车雷达、电动座椅记忆控制器等车用电子产品制造。

正是通过这起收购,富士康成功打入车企供应链。

此后,富士康在汽车业务上不断扩张。

2011 年,富士康斥资超过 10 亿美元分别在辽宁沈阳和营口设立新工厂,涉及精密数控机床纳米铜镁合金汽车零部件项目等。

2013 年,群创光电拿下特斯拉 Model S 上 17 英寸车用面板的订单,此后富士康又获得特斯拉的连接线束、覆盖件等零部件的订单。

郭台铭在后来的采访中曾表示,旗下企业向特斯拉供应的零部件数量超过 100 个。

在特斯拉之外,富士康还在 2013 年成功打入豪华品牌 BBA 的供应链,其提供包括车载信息娱乐设备电驱动中央安全控制等的零部件。

供应这些部件,也给富士康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到 2014 年,富士康面临一个绝好的历史机会:特斯拉要进入中国这一庞大的汽车市场。

那一年,特斯拉向中国大陆首批车主交付了新车,并与联通、SOHO、银泰等本土企业合作铺设充电桩,其团队与国内政府进行频繁的接触…

一系列动作都表明特斯拉对中国的巨大兴趣。

而面对中国市场,特斯拉要如何实现车辆的大规模生产?

当时在中国建厂几乎没影,而且单纯依赖进口在价格上也没有竞争力,看起来寻找代工厂是特斯拉当时一大重要的可选项。

郭台铭显然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台湾有特斯拉需要的供应链,富士康本身也有精密模具、铝材冲压、玻璃加工、中控系统、电池模组系统等领域的技术基础,这些优势都是其能胜任代工特斯拉的因素。

据媒体报道,2014 年 2 月,郭台铭和马斯克私下见面,讨论关于富士康代工特斯拉的事宜。

2014 年 7 月中旬,在沈阳举行的中国汽车产业 Top10 内部闭门高层会议期间,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就透露郭台铭曾多次要求与其见面,并称郭台铭主要向其介绍富士康未来如何代工特斯拉,其中重点提到了如何降低特斯拉电池成本等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

继而在当年 9 月举行的第二届晋商大会上,祖籍山西的郭台铭高调宣布将在山西投资超 50 亿人民币,利用山西丰富的能源资源,进军电动汽车产业。

在这次大会上,郭台铭也与万钢再次会晤,他再度提到了代工特斯拉计划的相关细节。

这一系列动作,一度使外界对「富士康代工特斯拉」抱有很高的期待。

但无论特斯拉还是马斯克都没有对这一市场传闻做出任何正面回应。

直到 2019 年 1 月,上海超级工厂动工,特斯拉随马斯克来到紫光阁外,外界才知道富士康代工特斯拉的想法早已破灭。

台湾首富郭台铭与后来的全球首富马斯克谈崩,并没有改变富士康进军电动汽车产业的决心,富士康随即也调整策略,通过投资孵化进行了一系列布局,来寻找下一个特斯拉。

2、「和谐富腾」往事,因特斯拉结缘,富士康上阵造车

2014 年 12 月 21 日,在香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发布公告,富士康以 6 亿港元入股和谐汽车,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在富士康入股仅 10 天后,也就是2014 年的最后一天,和谐汽车宣布买下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为其造车的壳资源。

当时,和谐汽车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我们将从单纯的汽车经销商转型到电动车生产领域。收购绿野只是第一。未来的终极目标是造中国的特斯拉。」

无论对富士康,还是和谐汽车而言,这都是转型的开始。

富士康之所以会与和谐汽车走到一起,其中有一段机缘。

因为富士康在河南拥有超过 30 万人的工厂,郭台铭经常到访河南,因此有机会与同在河南的和谐汽车的实控人冯长革建立起不错的私交。

郭台铭当时对代工特斯拉非常感兴趣,而冯长革的和谐集团作为豪车经销商,也在售后方面与刚进入中国的特斯拉开展合作。

因同为特斯拉的供应商作为纽带,再加上富士康代工特斯拉落空,一来二去,促成了郭台铭和冯长革的联手。

一位和谐汽车内部人士曾向媒体表示,「冯总跟郭总之间有长时间深层次的沟通,是长达一年以上的沟通,他们在思路规划上已经想得很清楚。」

后续,冯长革又说服了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的舵手马化腾参与到这项计划中来。

在 2015 年 7 月,富士康、腾讯与和谐汽车最终按照 3:3:4 出资,共同注册成立了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合伙企业,初始规模 10 亿人民币

这个合伙企业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和谐富腾」。

在最初的三方规划中,富士康将主导汽车的生产制造,和谐汽车负责销售与售后体系的建立,而腾讯则被定位为「车联网系统和技术平台供应商」。

和谐富腾基金投资和孵化了两家公司,分别是 FMC 和爱车,FMC 走的是高端电动车路线,直接对标特斯拉;而爱车则是亲民路线。

FMC 后续更名为拜腾汽车,爱车就是现在的爱驰汽车。

在这两个项目要往前推进之时,冯长革和他的和谐集团似乎陷入了某种「麻烦」之中。

据媒体报道称冯本人还「消失」了一段时间。

而且,爱车的推进也遇到了颇大的阻碍,其控股的浙江绿野汽车因拖欠供应商货款遭群体诉讼,最后被法院裁定查封全部动产(含机器设备等)。爱车通过绿野汽车获取资质、工厂的想法化为泡影。

而 FMC 也不得不进行独立融资,重新规划发展路线。

这一系列的问题,导致和谐富腾的内部出现分歧,富士康后来进行了撤资,腾讯方面也动摇了。

「由于郭总和马总很忙,没有再跟进这项目。」冯长革曾这样解释当时发生的变故,「但他们起到了奠基者的作用。」

在「和谐富腾」项目之外,富士康在 2016 年到 2017 年这段时间里,又在电动车和出行领域布局了一批项目:

  • 2016 年 6 月,富士康与昆山市政府合作,计划投资 250 亿元发力充电装置、锂电池的研发生产;
  • 2016 年 9 月,富士康跟上苹果步伐,以 8 亿元投资滴滴;
  • 2017 年 1 月,富士康成为摩拜单车战略投资者,代工摩拜单车;
  • 2017 年 3 月,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发布公告,旗下子公司富泰华以人民币超 10 亿元,取得宁德时代(CATL)股权约 766.65 万股,持股比约 1.19%;
  • 2017 年 10 月,富士康与风险投资公司 IDG 资本拟投资 15 亿美元设立汽车科技基金。

还有传闻称,在 2017 年 12 月 16 日蔚来首款量产车 ES8 发布,郭台铭与李斌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密谈。具体谈话内容无从知晓,业内人士猜测是富士康有意投资蔚来。

但后来的故事是富士康没有把钱投给蔚来,而是在不久后参与了小鹏汽车的 B 轮融资。

但富士康和小鹏汽车的缘分也没能维持多久。

有媒体报道,富士康在小鹏汽车美股上市前已经退出。

过去几年,无论是对产业链进行布局,还是参与新造车公司的创立和投资,都能看出这家代工巨头对于汽车赛道的渴望。

但在如此众多的项目中,富士康布局汽车,都没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从富士康投资拜腾、小鹏,到中期退出,也可以看出,富士康一度对标的公司和自身的诉求是举棋不定的。

在进行过如此多的尝试之后,富士康最终决定要打造属于自己的电动车开放技术平台,同时明确自身代工厂的定位,为汽车厂商提供代工服务。

3、智能车领域,强代工厂 + 电动车领域的安卓

有分析指出,富士康有能力从一家智能手机代工厂向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转型,主要还是因为富士康的精密制造能力。

富士康拥有高度机械化的生产流水线,非常适合制造一些技术含量没那么高,但是产量大、精度高的车载非核心零部件。

但仅仅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加工厂,显然无法满足郭台铭的野心,富士康希望在电动汽车生产链条上尽可能多参与并获取利润。

2010 年前后,国内掀起了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热潮,富士康曾与吉利集团接触,拟就新能源汽车开发展开合作。

一种说法是,富士康当时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主要是和比亚迪展开竞争。

因为两家企业在代工业务方面正面交锋,郭台铭和王传福两位大佬很不对付,战火燃到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到 2021 年,富士康与吉利控股成立合资公司,提供代工与定制业务,算是重拾了当年的初心。

而在这之前,富士康的造车平台也已经发布。

2020 年 10 月 16 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在台湾举行首届科技日活动,正式推出了号称软硬一体的智能电动车开放平台 MIH

MIH 平台要打造「智能电动汽车界的安卓」。

MIH 从软硬件两端同步着手,来实现「车界安卓」的愿景。

MIH 的硬件平台具备 4 大特性:模块化和可定制化、轻量化一体成型、EEA 架构以及自动驾驶技术能力。

基于这一平台,客户可以开发轿车SUVMPV 等多种类型的电动汽车产品。

除了打造电动车专属的硬件架构外,MIH 平台也会提供 ADAS、VCU、IVI、BCM 等功能系统,并以 IoV 云端连结 EV Stack 软件平台,整合为完整的开放式电动车架构。

其中 EV Stack 平台以运算更实时的 microkernel RTOS 为核心,搭建各种电动车服务功能,并提供包含了多种工具和程序库的 EV Kit,协助工程师缩短开发时程。

富士康科技集团 CTO 魏国章特别指出,MIH 平台的所有规格、参数、软件等开发结果,都将开放给所有的合作伙伴,厂商可在此基础上,以最低成本、最短时间开发出自身产品。

作为实现 MIH 开放平台第一步,首款 EV Kit 预计于 2021 年 1 月正式对外公布硬件规格及软件接口。

EV Kit 工具平台提供的软件沟通接口以及硬件系统架构,包括纯电动车平台全速域线控、开放的通讯协议以及 CAN 架构等,将在 2021 年 2 月份开放全球开发者预订,并在 4 月底开始对外交货。

富士康对 MIH 平台寄予了厚望。

2021年1月,其请来了蔚来汽车前执行副总裁郑显聪担任 MIH 开放平台的首席执行官。

郑显聪历任,福特中国大中国区采购副总裁、广汽菲亚特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联合创办蔚来之后,还担任蔚然动力 XPT 的 CEO。

在汽车行业,郑显聪一度被称为供应链领域的「采购教父」。

郑显聪会带领 MIH 平台走向何方,是值得期待的。

在 MIH 平台推出之前,富士康本身在车载领域有多年技术积累。

这体现在,比如:

动力电池方面,富士康正在开发固态电池,而且已经拥有电池快充与低温优化、无贵金属全新制程、低鼓胀软包技术、高能量密度电池以及云端 AI 电池管理等技术储备。

为了固态电池的研发,富士康已经拥有关键的原材料技术储备,包括正负极材料、电解质、助导剂。相比于现在的电池,固态电池的重量将减少一半、体积缩小为六分之一。

富士康计划 2024 年推出首款商业化固态电池,目前已经和宁德时代展开相关合作。

也别忘了富士康在制造领域的强大实力,比如其所拥有的一体成型压铸机,已经在帮助宝马等车企打造电池壳体;富士康还有高效能散热密封技术,已经应用在特斯拉的车型上。

其他还有包括新材料等的一系列技术储备。

在2020 年 10 月 的科技日活动,也就是 MIH 平台发布当天,接棒郭台铭的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公布了其在汽车界的小目标:

到 2025 年-2027 年,鸿海要取得全球电动车市场 10% 的市占率,鸿海主要负责零部件研发和供应链管理。

4、能手机的「代工帝国」转型

从代工苹果发家,后续不断在汽车供应链条中站稳脚跟,如今又自己打造 MIH 电动车平台,还与吉利集团合资成立汽车代工厂。

富士康转型路线已经越来越清晰。

其一,富士康通过推出软硬件一体化的电动车开放平台 MIH,希望加速传统车企实现电动化转型;同时,平台化将有助于其实现电动汽车的大规模、高质量的制造。

其二,富士康通过合资成立代工厂,利用自身在精密制造领域的经验积累和在汽车供应链领域的技术储备,希望为高速增长的电动汽车市场提供高质量的增量产能。

虽然特斯拉选择了自建工厂,但现阶段,包括蔚来、小鹏等车企都选择了找车企代工,其自建工厂的部分产能规划也在十万台级别。

而富士康打过年产亿台级别 iPhone 的硬仗,这可能是任何一个制造企业都没有达到过的精密制造规模。

无论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富士康助力拜腾 M-Byte 量产,成为代工巨头正式下场到智能汽车赛道的关键一步。

为了提振拜腾量产的信心,鸿海集团现任董事长刘扬伟把M-Byte量产称为「必胜之战」:

  • 第一,拜腾的大屏数字座舱体验和品牌基础;
  • 第二,拜腾的股东一汽集团懂造车,可以帮助拜腾;
  • 第三,富士康在供应链管理、整车和零部件整合、工程和品质管理等方面的积累,可以帮助拜腾加速量产。

随着拜腾的量产推进,富士康与吉利的合资代工企业也将落地。

谁会是下一个找富士康代工的车企?会是苹果汽车吗?

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业内传闻苹果会找现代汽车代工,但苹果方面还没有任何表态。

iPhone帮助富士康实现了上一次的腾飞,苹果汽车的代工选择对于富士康至关重要,但富士康也想更多掌握自己的命运。

随着苹果、亚马逊、阿里等巨头都押注智能汽车赛道,富士康也在这条愈发具备确定性的赛道上,踏上一段充满不确定性的旅程。

本文为汽车之心原创文章,作者:陈念航,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1)
(0)

标签:富士康智能电动汽车吉利控股特斯拉拜腾

参与评论:

    标签云

    汽车之心

    • 累计发布 1295 篇文章
    • 关注我们: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登录或注册
    注册、登录代表你已阅读并同意《用户协议》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