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基亚到新造车,一位首席架构师决定投身“理想”

姚旭阳 2020-09-19 12:59:00

按下自动驾驶加速键后,理想汽车很快公布了其首任 CTO 人选。 原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王凯,加入理想汽车。


这位在昔日手机业巨子诺基亚、全球头部 Tier1 伟世通工作多年的技术大牛,转身跳进了中国的新造车大潮。 理想内部的职级体系,部分参照了阿里的设计,新加入的王凯与李想平级,同为 M11。

一位内部人士向我们透露,王凯在理想的角色,相当于联合创始人。而且按照创始人李想的风格,技术转型的工作会全权交给王凯。 理想汽车要成为一家数据驱动型的科技公司,在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王凯将带领团队穿越重重挑战。 

1.王凯为什么加入理想:荷叶理论 

加入理想,王凯看到了什么? 2006 年 9 月,王凯任职于芬兰的诺基亚总部,在诺基亚工作的 6 年时间,他先后担任资深芯片设计工程师、人机交互体验专家、传感器技术经理、资深硬件专家等职务。


2012 年,也就是王凯离开诺基亚那年的一季度,搭载智能操作系统的三星手机全球销量首次超越诺基亚。

而另一家巨头苹果,则在当年凭借智能手机等产品登顶当时科技公司的市值冠军,当年其市值突破了 5200 亿美元。 智能手机一飞冲天,映射到王凯的眼里是「荷叶理论」。 

「想象一张荷叶,它上面有很多的筋络,把每个筋络看成一个专项的基础学科发展,上面都会有露滴,资本市场向上面砸钱,这个领域就慢慢前进,最后通过一个产业和其他的技术融合,把水滴聚在一起,最后足够大了以后,水滴就掉下来落地了,产业就形成了。」

 钱和势是产业的催化剂。


荷叶理论开始驱使着王凯的行动。

「因为我那时候想,汽车业的风口要到了。我从芬兰跳到德国。大家最早知道我,是在开发梅赛德斯奔驰的 MBUX 系统时,我是(伟世通的)首席架构师。」 在伟世通,王凯负责研发了 SmartCore、DriveCore 等域控制器。
他最高在伟世通担任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负责公司软、硬件产品路线的规划和落地。 

2.新造车 CTO 的职责 

事实上,在王凯来理想之前,已经有一家在业内体量巨大的的科技公司给出 Offer。 但是经人牵线,李想和王凯见了面,王凯最终加入理想。 此时的理想,已经完成了造车从 0 到 1 的工作。 

「从 0 到 1 的玩法和从 1 到 10 的玩法绝对不一样,从 10 到 100,又是跟当前不一样的。我是非常赞同李想对企业发展的节奏的判断,在特定的时间做应该做的事,这是我非常认可的。」王凯说。 

理想汽车 8 月的交付量为 2711 辆,这也是自理想 ONE 自 2019 年 12 月以来的单月最高交付量。接下来,马上还会迎来「金九银十」。 王凯加入后,理想汽车正是从 1 到 10 的阶段。 从 0 到 1,是把事情做成,讲究的是落地。从 1 到 10,是把事情做快,讲究的是形成方法论。从 10 到 100,讲究的是极致效率。

王凯在理想汽车的职责,将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平台化开发和 Li OS 实时操作系统等。 理想现有的智能与系统自动驾驶算力平台三块业务,都将向王凯汇报。 

这位架构师不止是要带领团队打造新的电子电气架构或者整车架构,而是要为公司的研发体系建立一套新的架构。 用形象一点的说法是,王凯的任务是给理想安上一个「飞轮」,把公司打造成数据驱动型的科技公司。

王凯将从一位顶级运动员退居场边,化身带领更多顶级运动员的「黄金教练」。

3.「一定会让研发人员的薪酬高于平均市场」 

以理想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为例,这个组织现有 60 人左右。接下来的目标是,希望到明年年初扩充至 200 人。 

王凯笑谈,外界认为理想汽车「抠」,其实他们的「抠」主要是抠在运营,并非研发工程师减薪。 

「从 1 到 10 阶段,我可以负责任讲,我们一定会让研发人员的薪酬高于平均市场之上,个别的精英会超出行业水平很多把他招来。」

 大众 Car.Software 部门曾经的负责人 Christing Senger 也这样想过,但羁绊他的是传统车企固有的薪酬机制。最终,Car.Software 的人才队伍搭建并不顺利。 

旧有的体制是传统车企招聘人才的痼疾,新生的新造车更擅长建立全新的软件研发组织。建立全新的研发组织,包括理顺其中的薪酬体系,将是智能汽车向前发展的新起点。 

在闯过批量制造这关后,新造车开始进入自己熟悉而陌生的软件研发领域。

4.自研与合作的边界

三电技术代表一辆电动车的操控体验,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是翅膀,让车从交通工具升级为交通助手。 在三电、智能座舱、自动驾驶三大方向,蔚来、理想、小鹏都在朝着特斯拉的方向追赶。

而在现有的产业转型期,供应商研发水平不一、开放程度不一的背景下,新势力们纷纷选择了自研。

 按照王凯的计划,特斯拉已经走过的路,比如自研算法、芯片等软硬件工作,均会在理想身上复现,未来甚至不排除要自研芯片。 

不同的是,这条路会一步一步走。 

理想现有三大核心研发部门:智能与系统自动驾驶算力平台

其中智能座舱、OTA 和移动端服务均设在智能与系统部门下。 

汽车之心了解到,理想 ONE 车内现有 50 多个 ECU。

从整车电子电气架构上看,理想 ONE 已经实现了区域控制(Domain Control),下一步是从交互软件层面内部数据闭环三个方向进行持续优化,然后进行更深层次的融合。

 更深层次的融合,意味着理想的车辆将来会像特斯拉一样,将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的域控制器进行融合。 

要打造集中式电子电气架构,理想希望与供应商建立一个「特长生」朋友圈。其中的特长生,是指具备一系列 ECU 研发能力的供应商。

 现阶段,理想对于自研的界线其实非常清晰。 

自动驾驶是重头戏。

 今年 4 月,李想在雪球直播中透露,理想汽车正在自主研发操作系统,包括整车控制、自动驾驶等功能,将第二代车型 X01 上使用,这一系统名为 LiOS。 

今年 5 月,李想向媒体透露了公司的自动驾驶路线图——从 L2 到 NOA,再从 NOA 到 FSD。

时间节点是:

  • NOA 将在 2021 年或 2022 年实现,这相当于 L3 级的领航自动驾驶。
  • 在 2023 年全新车型 X01 上,理想将为车辆标配能够支持 L4 级别自动驾驶的硬件。

王凯加入后,将是这个路线图的掌舵人。 

理想选择做 LiOS,与大众直接砸下百亿欧元有很大不同。它的自研将从 OS 的 Kernel 内核做起。 

在 OS 操作系统中,Kernel 是最核心的部分。它包括文件调度系统(File systems)、输入/输出(IO)和 Boot

在 Kernel 之外,还有应用(Application)和驱动程序(Driver)等等。

 与李想此前谈到的「实时操作系统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一致,王凯认为,外延的应用和驱动程序可以交由第三方合作,但 Kernel 的研发必须由车企自己主导,因为这涉及到功能实现和迭代效率。 

一位出身车企的行业技术高管告诉汽车之心:

「操作系统的 Kernel 就像 ARM 核一样,想要进行自主研发的话难度非常高。

这是因为,Linux 和 QNX 的内核都是开源的,行业里最常见的做法是用 Linux 内核来做改造,可以按模块来替换,这样比较稳妥。毕竟 Linux 运行了这么多年,全世界的程序员都在帮着找 Bug。如果真从第一行代码开始做的话,还是蛮令人佩服的。」

 理想还要自研高精地图。 理想目前已经取得了乙级测绘资质,意味着可以自采自用。

按照王凯的说法,理想会先与图商合作,L3 以上的自动驾驶必须要使用高精地图。高精地图最终要自研。 在实现 L3 及以上的自动驾驶上,理想与特斯拉也有不同。 

「有一些大佬级的观点说只要视觉就够了,这一点上我其实是持异议的。当前摄像头的核心技术是 CCD,但 CCD 技术有很多的工况限制,所以需要多传感器融合以保障安全。」王凯说。

这个大佬指的当然是力挺纯视觉方案的 Musk。这可以理解为,理想不排除会采用带激光雷达的方案。 

理想的自动驾驶落地两个关键点值得注意。 

理想会将 L4 的 ODD(Operational Design Domain运行设计域)范围设定得很广,否则对用户没有实际意义。 「我们自己对自动驾驶的衡量标准是用户激活时长。如果 L4 定一个苛刻的 ODD,这不是骗人吗?这是我们不愿意做的。」

 此外,在下一款车 X01,将从硬件上为 L4 做好准备。 但请注意,理想不是通过预埋硬件的方式将所有硬件进行部署,而是将 API 接口全都到位,从而实现车辆的是软硬件均可以升级。 

总之,这一代的理想 ONE 以增程式电动主打没有里程焦虑,下一代车型将主打科技智能。 

5.打造数据驱动的智能科技,要投入多少钱?

 造车需要 200 亿元,这个数字在新造车中广为人知。 

但相比起软件研发,「造车的费用是小头。」王凯直言。

因为包括发动机在内的机械制造技术,基本上比较成熟了,反而是软件研发等不成熟的领域,现在需要大量投入。 

要投入多大量级呢?

王凯的回答是,理想刚刚完成了 IPO,现金储备是充足的,是「能做很多事的。」 

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理想汽车拥有 4.517 亿元的正向现金流,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 37 亿元。

7 月 30 日,理想汽车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LI」,首次公开发行 950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每股定价 11.50 美元。

 成功上市意味着,理想募集了超 10 美元的资金。 

一位理想汽车内部人士向汽车之心确认,理想在 IPO 后的现金储备已经超过 20 亿美金。 

对比特斯拉,2018 年是特斯拉研发投入最高的年份,当年研发支出达到 14.6 亿美元,研发支出包括新车型研发、超级充电桩网络的扩张。 

考虑到理想在车型研发上并未多点开花,而是以一款理想 ONE 为主,同时又不需要大规模布局超充网络,所以理想是有实力在比造车更烧钱的自动驾驶赛道上进行角逐的。

 顶级的软件工程师一定想自己做硬件,顶级的硬件工程师一定想自己做软件。

这是技术出身的王凯为代表的工程师们的心声。

 但王凯也明白,「我们要一步步来,把软件做好,当软件做扎实以后,再考虑硬件。在我自己看来,错误的精准比模糊的正确要致命得多。我们不愿意在十年后说我当时很精准,因为如果错了,就会死得很惨。」 

2017 年,特斯拉曾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更名申请,希望将「Tesla Motors」砍掉「Motors」,只留下一个简单但又含义更广的「Tesla」。

 一词之差,背后是这家公司在时代巨变下的思考。Musk 本人认为,特斯拉的本质是一堆科技公司的集合。 

第一款车交付、美股上市、销量企稳、现金充裕、招兵买马,此刻的「理想」正时不我待。

 把理想汽车变成一家「理想」的科技公司,王凯希望接下来,他能从一个黄金球员变成明星教练。 

「汽车之心·行家说」预告

9 月 22 日周二晚上 20:00 – 21:00,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首席产品架构师郭阳将作客汽车之心·行家说分享《国内首款 L4 级自动驾驶量产产品——百度 AVP 自主泊车》。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预约收看直播。

本文为汽车之心原创文章,作者:姚旭阳,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0)
参与评论:

    标签云

    汽车之心

    • 累计发布 1289 篇文章
    • 关注我们: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登录或注册
    注册、登录代表你已阅读并同意《用户协议》
    My title page contents